小明唠城史:哈尔滨道台府的往事

焦点网友99001092438 2016-08-04 13:54:35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说起哈尔滨道台府,可能最先让人想到的就是出自道台府首任膳长郑兴文的手笔,现在已经成为哈尔滨代表名菜的锅包肉。然而要说说哈尔滨道台到底是个啥官儿,可能很多人就说不上来了。那么今天咱们就唠唠哈尔滨道台的那些老故事。

说起哈尔滨道台府,可能最先让人想到的就是出自道台府首任膳长郑兴文的手笔,现在已经成为哈尔滨代表名菜的锅包肉。然而要说说哈尔滨道台到底是个啥官儿,可能很多人就说不上来了。但道台府毕竟是哈尔滨地界里行政级别最高的官府,小明虽然是个吃货爱吃锅包肉,但更是个哈尔滨历史迷。所以也曾经搜集过不少关于哈尔滨道台的资料。那么今天咱们就唠唠哈尔滨道台的那些老故事。

1906年滨江关道在哈尔滨正式设立,隶属吉林将军管辖。道台是明清两代布政按察二司的辅佐官,有守道、巡道和专职道员之分,一律定为正四品。分守道分巡道的职能是“佐藩,臬核官吏,课农桑,兴贤能,励风俗,简军实,固封守,以帅所属而廉察其政。”而专职道员,则是协助布按二司,分管专项政务的佐官。如:督粮道,盐巡道,河库道,海关道等等。滨江关道就是哈尔滨的海关道,清代通商海关多设关道管理,所以此时的哈尔滨道台还不是行政官员。

在设立滨江关道时,哈尔滨已经初具城市雏形,只不过被分为三部分管辖:道外归吉林省管辖;松花江以北属黑龙江省;道里、南岗和香坊一部分地区均为中东铁路行政区。1910年,滨江关道改称吉林省西北路分巡兵备道,这是清末设置的既管驻军兼管民政的官员。因此直到这个时候哈尔滨道台府才真正成为行政长官衙门,但所辖也只有道外这一个区而已。

说到曾在道台府办公的官员,首任道员杜学瀛是一定要提到的。这位道员上任后,正式修建了哈尔滨关道衙门也就是现在的哈尔滨道台府,此外他也为明确哈尔滨主权、地域经济发展和社会的稳定做出了一定贡献。

杜学瀛是浙江人,长期在关外为官使他与俄国人打交道的经验非常丰富,尤其明白舆论宣传与发展工商业的重要。他在任上期间办了两件大事:一是资助交涉局职员奚廷黻创办了哈埠华人的第一张报纸———《东方晓报》;二是垫付官股,资助民族资本创办耀华电灯有限公司。此外,杜学瀛还四面奔走,八方求援,为创办哈尔滨商埠公司而筹措款项。在其努力下,哈尔滨商埠公司于1907年1月12日在道外圈儿河成立,由杜学瀛自任公司总办,为道外区的进一步发展打下了基础。

说起这位杜道台,大家耳熟能详的锅包肉的故事咱们就不说了,其实哈尔滨还有一个本土的品牌与他有关,那就是正阳河酱油。

话说杜学瀛上任滨江道是吉林将军达桂向朝廷力荐的,因此杜学瀛到任后自然要去将军府拜谢。在将军的家宴上,酱油的醇香使这个新任道台还以为是将军府专从京城弄来的。要知道杜学瀛的老母喜欢吃酱菜,特别是京城的酱油,来到哈尔滨之后老是抱怨说这里的菜肴清汤寡水的,没有一点味道。为此,杜学瀛曾着人寻遍了哈尔滨,也没有找到让老母满意的酱油。后来一打听,原来将军府所用的酱油是本地的正阳河作坊出产的。于是正阳河作坊酱油就成了道台府膳厨的必备调料,而随着道台府宴在外交场合受到了俄国人的欢迎,正阳河酱油也在哈尔滨达官显贵的家宴中流行了起来。

在道台府主政的官员,李鸿谟也是颇为著名的一位。他曾成功调停日俄战争,这是他外交工作最得意的手笔。日俄战争后期,军事上处于劣势的俄国顽强抵制日本的媾和条件,让日本人进退两难。李鸿谟接洽日俄双方,说服俄国军队放下武器。这件事办得漂亮,上峰满意、俄国满意、日本也满意,日本天皇因此授予他一枚二级勋章。此后李鸿谟跟随黑龙江铁路交涉局总办宋小廉来到黑龙江铁路交涉局,处理中东铁路及其附属区域与俄国间的交涉事务。1914年,李鸿谟仕途的最高峰,身兼哈尔滨交涉员、吉林铁路交涉局总办、滨江道尹。

在滨江道任上,李鸿谟凭借一己之力,小心维护着国家和民众的基本利益。他在政坛上最辉煌也是最后的一笔,是收回了哈尔滨的“设警权”。1917年8月,根据李鸿谟与霍尔瓦特达成的条件,驻守扶余的中国军队,换上“警察服装”,以保护“在哈侨民”的名义,组成中方“商警”,取代了俄国巡警。在收回“设警权”的问题上,李鸿谟与吉林省长郭宗熙意见不统一,被郭宗熙上文中央,免除了李鸿谟的各项职务。当年的《远东报》采访李鸿谟,李鸿谟表示:“交替竣即赋归田,不想做出山之想”。

与杜学瀛相比,李鸿谟在哈尔滨城市历史上更称得上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在哈尔滨这座城市中留下了自己独特的痕迹,只是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逐渐消解,不为人所知。他曾一手操持在道外建立新市街区,繁荣商业。此外还倡导参与捐建了滨江县立女子高等小学,这所小学一度非常知名,并在袁世凯做大总统期间,李鸿谟因此获得总统二级勋章。之后,女子高等小学的校舍成为正阳北小学。现在滨江县立女子高等小学原址还能在道外北八道街找得到,在废弃破败的院落门楣处,还能隐约可见“滨江县立女子高等小学”的斑驳字痕。

道外南七道街与靖宇街交口的西南角的宅院就是当年李鸿谟度过晚年生活的地方,现在已经成为二级保护建筑。李公馆是典型的中华巴洛克建筑,已经显得斑驳沧桑。据说李鸿谟性格豪爽,每年春节期间艺人们到李公馆门前献艺,李鸿谟都会在家人的搀扶下来到阳台,观看艺人们的表演,抛下大把赏钱。现在看着那个斑驳的阳台,不免让人想像那里似乎有一个耄耋老者,正在向着车水马龙的城市微笑。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