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内地三套房产值三千万 天价离婚疑技术性转移资产

搜狐焦点哈尔滨 2020-02-14 10:00:50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因为天价离婚案的曝光,贾跃亭再一次冲上了“热搜”。

来源:澎湃新闻

因为天价离婚案的曝光,贾跃亭再一次冲上了“热搜”。2月12日,贾跃亭于2020年1月28日在美国提交的个人破产重组申请文件曝光,其中一份资料《Schedules of Assets and Liabilities and Statement of Financial Affairs》显示:在贾跃亭提出破产重组以后,贾跃亭和妻子甘薇已在2019年10月11日于四川成都锦江区人民法院申请离婚,该案件状态显示“正在审理中”;同时,在主动申请离婚时,甘薇还向贾跃亭提出了接近5.7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9.83亿)的索偿。

贾跃亭天价离婚案因此被公开,而在这条内容冲上热搜后的当日下午,甘薇发布了一条个人微博:“全国上下,心系疫情。这个时候,还有人有这个闲心给我做新闻,上热点,真是折煞我。能不能,请你把心思花在疫情上,同心协力,为国家和疫情做出贡献。”

有网友在其微博下留言加油,“别让自己为这些事打扰心情”。但也有人质疑:“左手倒右手?夫妻转移财产玩得挺妙啊?”有犀利的观点认为,贾跃亭申请的是“技术性破产”,这一做法可以让甘薇通过“技术性离婚”切割对内债务。

在2017年贾跃亭远去美国之后,一个人回国的甘薇也曾发布微博,表示自己会和丈夫同甘共苦,已经在积极处理债务问题。此外,在贾跃亭提出破产,甘薇申请离婚前,其曾于2019年2月28和2019年7月23日分别向甘薇转账40万美元和11万美元,总计51万美元,用途一栏标注的是“家庭费用”。外界从这些蛛丝马迹中,看不出双方“感情破裂”的痕迹。

对此,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方面回应媒体称离婚案件仍在处理中,“具体离婚细节尚存异议,相关金额是甘薇方面的诉求,一切以声明信息为准。”

另外,此前有关胡润百富榜所统计贾跃亭仍有45亿资产的消息也让其备受争议。据报道,胡润研究院收集了候选人的所有公开信息并进行反复交叉核对,使用市场价值来评估企业家拥有的财富,贾跃亭以45亿元身价位列第912位。但

贾跃亭方面否认了“贾跃亭仍有几十亿元资产”的消息。

南京师范大学一位法律研究人士对此表示:“离婚案件中,索赔意味着一方向另一方主张离婚损害赔偿。根据《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一)重婚的;(二)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三)实施家庭暴力的;(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贾跃亭是不是有以上行为不清楚。但是离婚损害赔偿看上去为了震慑过错方,甘薇不可能就离婚损害赔偿向贾跃亭主张索赔40亿。”因此,这位人士认为甘薇实际上并不是要求贾跃亭损害赔偿40亿,而是要主张自己分得夫妻共同财产40亿。这两者有重大区别。

“极有可能的就是,甘薇在计算夫妻共同财产的时候,没有扣除贾跃亭的各项债务以及被法院冻结、查封的财产。也就是甘薇认为贾跃亭在国内的资产中仍然有一半属于她,而贾跃亭的债务与她无关。”该人士分析,“这些债务是不是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最主要的是债权人有无证据证明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的意思表示。如果债权人不能证明的,则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该人士认为,甘薇和贾跃亭通过法院诉讼离婚的主要目的,是想通过法院的生效法律文书来确定属于甘薇的个人财产,从而对抗贾跃亭国内资产中被债权人申请的各种查封、冻结。

根据已披露的信息显示,贾跃亭的债务共计37.7亿美元,有超过100多位债主。减去已冻结待处置国内资产以及可转股的担保债务,债务净额约为20亿美元。

此前,甘薇朋友圈发文谈贾跃亭破产一事:从“老大”到“老赖”是创业者的世态炎凉。

甘薇称自己非常认同这个说法:老大、老板、老贾、老赖,很形象, 贾总当年创业带着一群兄弟们,大家都叫他老大,乐视小有成就后,就叫老板,乐视危机时,都叫他老贾,如今都叫老赖了。

最后,甘薇感叹,创业者的世态炎凉,创业环境太重要。

曾表示负责处理贾跃亭在国内的债务

2018年4月,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看到,因与中泰创展的纠纷,案号(2017)京03执646号,贾跃亭、甘薇、乐视控股被列为了失信被执行人。

根据公告,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立案时间为2017年8月8日,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

一,向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支付人民币14.03亿元;

二,向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以人民币14亿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24%计算,自2017年7月11日至实际清偿之日);

三,向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被执行人的履行情况为全部未履行,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违反财产报告制度,发布时间为2018年3月7日。

自贾跃亭于2017年7月出走美国后,甘薇更多在国内帮助贾跃亭处理债务问题。2017年12月31日从美国返回北京,甘薇更是正式宣布,与贾跃亭的哥哥贾跃民一同行使上市公司股东权利和履行股东责任,进行资产处置工作。

2006年,甘薇出演电视剧《约定》正式出道,从2006年出道到2013年,期间出演作品9部,其中6部都由乐视投资,一路可谓是顺风顺水。李小璐曾经一直羡慕甘薇人生命途顺当。

成为贾跃亭妻子后,甘薇逐渐转向幕后。2015年末,由甘薇的乐漾影视监制的《太子妃升职记》火了。收官时,投资近2000万元的网剧创下了超26亿的播放量,被媒体封为“中国网剧教母”。

而随着乐视网出现资金危机,贾跃亭远赴美国,甘薇的生活也发生了巨大改变。

而甘薇曾在个人微博中多次表达类似的意思,并发出《一个妻子的内心独白》长文,大打感情牌。

“老贾是一个有梦想的人,原本可以选择一条比较舒适的生活和轨迹创业,但却选择了一条艰难无比的道路创业,为了事业义无反顾。这是老贾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今天,老贾阶段性创业失败,很大的问题是他有超越常人的梦想,不断地挑战自我、挑战极限,结果挑战过度。”

甘薇说,“乐视网成立13年来,老贾一直不允许我参与公司的任何事务。而我个人的规划本来是相夫教子,做个好妻子、好母亲,再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儿。现在风暴来临,且一时难散,但现在我必须站出来,与老贾一起责任。我接受老贾委托,负责国内的债务问题,虽重任在肩,但我将全力以赴。”

2018年,在融创中国举行的2017年业绩发布会上,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大吐苦水,他坦言投资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损失了165亿,这不是壮士断臂,而是断头了。

随即甘薇在微博发文称,“是非曲直苦难辩,自有日月道分明。白衣惹灰土,只需心如故!”被媒体形容“喊冤”。

网友质疑:真分道扬镳,还是转移财产?

从一开始的力挺贾跃亭,到后来负责处理贾跃亭国内债务,再到贾跃亭申请破产时提出离婚,再到现在被爆索偿40亿元,甘薇和贾跃亭的离婚一事,不少网友质疑是转移财产。

欠债260亿,贾跃亭已宣布破产

去年10月14日,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在发布的《有关贾跃亭先生个人破产重组及成立债权人信托的声明》(以下简称声明)中表示,贾跃亭已于美国当地时间10月13日根据美国相关法律第11章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

资料显示,贾跃亭负债数额高达37.7亿美元,其中有担保债务12.09亿美元,非优先无担保债务25.64亿美元。

其中前三大无担保债权人,分别是英大资本、中信银行、平安银行,索赔金额均超16亿元。

而贾跃亭将全部身家为14.17亿美元,即使都用于偿债,也是资不抵债。而此时提交个人破产重组申请,既符合法律也符合程序。

按照申请书,贾跃亭通过债权人信托的方式把个人所持的全部FF股权和相关收益权转让给债权人。

也就是说,贾跃亭将偿还债务的希望押注在了FF的未来上。

去年9月,贾跃亭辞去FF全球CEO一职,并在微博上表示:“我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FF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

随后11月底,贾跃亭召开债权人会面,在会议上,贾跃亭向全体债权人致歉,表示有信心尽快和债权人达成符合各方利益的债务重组方案,彻底解决债务问题。“FF是我的生命。债务重组的成功与否决定了FF的生死,也决定了各位债权人的利益。”贾跃亭在会上说。

贾跃亭曾通过公开信表示,相比起债务重组方案,个人破产清算方案更容易,但后果是债权人只能得到极少债务偿还,基于对债权人负责到底的态度他拒绝了。债务重组方案对各方来说是唯一且最佳的方案。

然而目前,这样的表态并未得到所有债权人的认可,部分债权人对于贾跃亭的“汽车梦”并不买账。

贾跃亭还有多少资产?

根据贾跃亭提交的破产申请文件,目前其个人资产总额为14.1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近100亿元),逾99%是金融资产,还有不动产以及一些私人物品,未冻结存款总额约合人民币77.8万元。

其中国内房产三套:两套在北京,一套在浙江慈溪。三套房产总价值达477.4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357.6万元。北京的两套已经被冻结,浙江慈溪的那套正处在法拍中。此外还有一只价值704美元的贵宾犬。

在贾跃亭所持金融资产中,价值最高的是FF法拉第母公司Smart King旗下的West Coast LLC ,价值8.6亿美元;其次是另一家子公司太平洋科技控股,价值3.2亿美元;三是乐视网,目前处于暂停上市状态,贾跃亭持股23.08%,以暂停上市前最后股价计算,市值约2.2亿美元。

据第一财经爆料,目前贾跃亭在美国住的房子,价值人民币6000万元,面积5300平方米,4室7卫,标准的豪宅,据说是租住,每月租金3.2万美元。

综合澎湃新闻、第一财经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